Hi!下午好!欢迎访问互联网
当前位置:主页 > 通信

北邮教授点评通信业重组应该将基础设施部门

时间:2019-01-11 13:50:10| 来源:| 编辑:笔名| 点击:0次

北邮教授点评通信业重组:应该将基础设施部门剥离出来

北邮教授吕廷杰认为,政府干预与行业定价之间存在悖论,通信业体制和监管架构需要变革。

自国务院提出提速降费以来,用户的不满和运营商的委屈成为市场上弥漫的主流情绪,而在这背后,上费到底贵不贵?速到底快不快?运营商到底作为不作为?都成为社会舆论讨论的焦点。

近日,北京邮电大学教授吕廷杰在第一财经频道的《头脑风暴》节目中针对目前社会上的这些热点话题一一作了分析和解释,在他看来,运营商确实被委屈了,但运营商的创新步子也确实不够大,想要依靠市场和行业力量彻底实现提速降费,通信业体制和监管架构还需进行改革。

热点一

中国的互联收费,到底贵不贵?

国内媒体帮运营商算过很多笔账,例如中国的上资费是100元(人民币)/GB,而美国只需要折合60元(人民币)/GB,日本是40元(人民币)/GB虽然上述数据并不完全准确,但为什么从直观折算之后,中国的费显然比其他发达国家要贵?

吕廷杰:我国的上资费在国际电信联盟的统计表上是偏贵的,绝对资费和相对资费都比较贵,这是事实。但这中间存在结构性的问题,这就好比,你出行时有两种选择,一是坐便宜的公交,另一种是坐出租车,天天打车当然贵了。中国最大的问题是Wi-Fi不是很普及,在国外,Wi-Fi不是由运营商为主体建的,而是由很多民营资本在建、政府在建,让老百姓免费上,如果一出门就有低廉的公交车,那么人均上支出占可支配收入的比重就会下降。

中国老百姓到处都在用移动通信技术上,就相当于天天在打的,所以现在要解决的就是如何开放用户宽带接入的市场,让更多的投资主体进入这个市场。否则,960万平方公里的全覆盖,一点接入,全程全服务,所有的络成本都会摊在每一个通信用户身上。

举个例子,有一年我去珠峰,半途中发现一个基站倒了,马上打让人来修,我说你们两个小时出来修,还要两个小时回去,维修还要花时间,你们就不能把这个基站做得结实一点吗?对方回答,这不是风吹雨打的问题,而是有野牦牛在那蹭痒痒,给拱倒了。这种地方五百年都不一定收得回投资,这些钱岂不是都摊在大家身上了,所以通信业的沉淀资本太高了,叫重资产经营,使得行业根本没有办法充分竞争,只能够叫做自然垄断。

我认为,通信产业亟待结构性调整,我国现有三家运营商,可是每家都修了一条路,而且这路还只给自己用。这样的重复建设成本什么时候收回来?岂不是都摊在消费者身上了?结构性调整已经到了非常紧迫的时候。

热点二

我国的速为什么慢?

数据显示,速排在首位的韩国是22.2M/秒,世界的平均水平是4.5M/秒,中国只有3.4M/秒。这样的数据到底说明了什么?我国的速真的这么慢吗?

吕廷杰:路上车开得多快,不仅仅取决于路有多宽,还取决于同时有多少人在使用这条路,理论上这叫拥塞系统。

今天的速问题不是运营商不断扩容就能解决的

北邮教授点评通信业重组应该将基础设施部门

,例如,北京的长安街够宽了,为什么还堵车?有人说,那你把路修得再宽点,堵车情况就会好点。注意,那不是经济和科学的络设计。我曾经在中国大饭店讲座时举例,中国大饭店最高的时候能容纳一万个人,但会有一万个蹲坑厕所吗?

其实,影响速的因素有很多。假如你有病毒了,它不断侵占你的资源,速会慢;购物节、狂欢节的时候,大家集中访问电商站,速会慢;水军乱扔帖子,封堵别人的站,这也会慢目前,我国互联骨干带宽已经与国际接轨,基本是持平的。

热点三

互联公司接管运营商真的靠谱吗?

我国政府已经明确提出了提速降费的目标,希望能让老百姓更便宜地上,就连奇虎360董事长周鸿祎也来凑热闹,他说中国移动要是请我去当老总的话,我就上免费,免费,真正实现全部免费。那么老周的梦想真的可以实现吗?

吕廷杰:我认为如果周鸿祎来执掌中国移动,那么可能带来的变化是收费比现在还贵,因为他错误地用互联思维在看电信业。

很多人认为所谓OTT(利用运营商络提供第三方服务)是一种互联创新,但在OTT的商务模式中,说白了就叫羊毛出在狗身上,让驴付费。很多人没看清这点就是你租我的房子,开了个互联餐馆,然后你不给我付基础设施的钱(互联公司从来不付基础设施的钱),让我自己找来餐馆的客人收费。更可恶的是,你还大言不惭地说:我要是房东,我就不跟你们收费。这是胡说八道,得了便宜还卖乖。

OTT是一个在运营商络上占便宜的模式,存在着很多将被颠覆的新动态。有个叫腾讯的运输公司,经营着一辆叫的大巴,拉着八个亿的民,开到你们家的信息高速公路了,请问,向谁收费?肯定向司机收,向腾讯收,对吧!可是今天运营商却敲着窗户向每一个民在收流量费,也就是向大巴上的乘客收费。

我认为,目前的商业模式和生态存在着很大的问题,其实民上根本不是该降多少费的问题,民就不应该付流量费,就应该由互联公司埋单。周鸿祎随便放了一炮,这一炮是错的,因为这个基础设施费应该由互联公司付。

热点四

通信资费到底谁说了算?

在提速降费问题上,运营商一直是通信用户的矛头所指,一些人认为正是因为运营商的不作为,甚至垄断,才造成了现在的资费现状。真是这样的吗?

吕廷杰:在我国加入WTO的时候,国家明确宣布金融行业、通信行业、能源行业涉及到国家主权和安全必须国资控股,这是我们的底线。

在这个大前提下,改革开放以来,所有的价格都在涨的同时,只有一个东西一直在降,就是通信资费,为什么?因为金融行业也好,能源行业也罢,其实没有真正的竞争,因为银行的利息是央行定的,油价、电价是发改委定的,只有通信行业把定价权交给了通信企业自己,现在政府要用行政来干预价格,你们说这对吗?

通信行业面临体制调整,但如何改变目前的监管和治理格局,这个问题在所有的电信业重组方案中都没有提及,这个问题不解决,老百姓期待的提速降费是实现不了的。

热点五

如果通信业重组,目标是什么?

重组,是通信业中的一个敏感话题。在支持派的观点中,中国移动的一家独大,避免通信基础设施重复建设,都是电信业需要重组的理由。虽然目前主管部门仍未透露一丝风声,但重组真的是一条可行的路吗?

吕廷杰:电信思维就是铁路的思维。络和业务不分离,这轨道是我修的,客运、货运都得我们自己家做。所以现在的虚拟运营商就活得很累,运营商给虚商的批发价比零售价还贵,你说它怎么活。正是这种铁路思维导致通信业想引入竞争,但竞争不了。

互联是新的机会,互联导致了流量消费的出现,铁路变成了公路。谁修的路,路上跑的谁家的车,车上拉的谁家的货,全都没关系了。络和业务分离了,可惜的是,主管部门还是在用铁路时代的利润考核现在的运营商,这就导致了运营商不愿意降费。

如果说未来还将进行电信业重组,那么应该将基础设施部门剥离出来,形成一个络和业务分离的整体监管架构。

热点六

运营商该如何把握自己的命运?

抛开体制掣肘,当下互联公司大兵压境,运营商绝对不能坐以待毙,那么在运营商自身可控范围内,创新和改革的余地还有多大,面向未来,运营商胜算几何?

吕廷杰:我希望让互联公司自己来参加基础设施建设,也许会带来新的思维。我提一个小小的建议,为什么不能在每一个用户的客户端软件上加一个绿色通道的标识?因为现在有的是公司,包括BAT中都想买流量,希望运营商批发流量给它们,让它们来做经营。

举例来说,假如在上开个购物中心,还要买张票才能进去,人家就不进来了;如果不用花钱也能去转转,用户自然乐意。

在这种情况下,让客户来选择,运营商应该建立绿色通道,告诉客户上面打绿色标签的,一律不需付流量费,因为互联公司已经为你买单了。

运营商要做到这一点,就要开发数据资源。未来能不能真的实现上不付钱,就看运营商能不能盘活数据资源。

农业文明时代,谁有地,谁家是地主,最有钱。工业文明谁有矿,谁有油田,谁最有钱;那信息文明谁最有钱?谁掌控了数据。运营商掌控那么多的数据,为什么不能盘活这个数据的财富,这是当下最大的一个战略性问题。

谷歌最近推出了一款叫Google Project Fi,它在怎么做?它将原来运营商的通信用户变成自己的了。对用户来说,当他来到上海想上,自动为其选择资费最便宜的运营商接入;而当其来到北京,有很多要打,那么则自动接入通话最便宜的运营商。到那个时候,所有运营商都成了为Google或此类虚拟运营商打工的,传统运营商都得来求他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