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i!下午好!欢迎访问互联网
当前位置:主页 > 人物

硅谷教父如何应对职业倦怠

时间:2019-01-28 20:06:37| 来源:| 编辑:笔名| 点击:0次

硅谷教父:如何应对职业倦怠

硅谷教父:如何应对职业倦怠

作者:史蒂夫布兰科(Steve Blank),硅谷教父,硅谷连续创业者、学者,《创业者手册》合著者。(本文最初发表在LinkedIn)

如果你在科技公司工作时间够长,你或你认识的某人可能会经历职业倦怠。职业倦怠又被称为职业枯竭症,这是一种混合了情绪耗竭、怀疑、愤世嫉俗的状态。职业倦怠可以将高效多产的员工变成情感僵尸,并毁掉其职业生涯。但职业倦怠也可能迫使你按下暂停键,让你花点儿时间重新审视自己的生活与选择。职业倦怠改变了我在硅谷中职业生涯两端的轨迹。这种经历被我分成两部分,本篇是我第一次遭遇职业倦怠的故事。

Zilog

Zilog是我在硅谷为之工作的第一家公司,曾生产第一种8位的微处理器Z-80。当时我被聘为训练教官,教授当时已经推出的Z-80家族微处理器系统设计,并帮助即将推出的16位微处理器Z-8000写新的教程。

鉴于我曾为ESL公司工作,了解许多计算机硬件,因此学习微处理器知识不算困难,但是如何教授硬件设计和汇编语言程序则十分有挑战性。幸运的是,当我在总部授课时,Zilog的现场应用工程师(与销售人员一同工作的技术工程师)会与我们的大客户并肩工作,他们按照我们的芯片设计系统。因此,我们的人可以现场纠正任何客户关心的不当设计。

客户

但令人感觉讽刺的是,Zilog不知道最后谁会变成其最大客户。我们的销售人员都将目光对准那些订购大量芯片的客户,从而忽略了想要围绕这些芯片建立个人电脑的小型初创企业,包括Cromemco、Osborne、Kaypro、Coleco、Radio Shack、Amstrad、Sinclair、Morrow、Commodore以及Intertec等等。

请注意,这还是IBM的PC和DOS出现前的数年。事实证明,这些早期系统都十分可笑,最初甚至没有硬盘驱动器、监视器以及高级编程语言等。如果你需要某个应用程序,你必须自己去编写。没有任何大型或小型计算机公司相信这些小机器会有市场。

身兼二职

在我受雇Zilog时,雇佣合同中写明,我依然要为上一任雇主ESL公司担任为期6个月的顾问。而当我要入职Zilog时,培训部经理刚被开除。(我开始想,我的招聘经理可能与《星际迷航》中那些穿红杉的家伙有关。)由于培训部属于销售环节的一部分,没有人真正关注我们4人。因此,我总是每天9点来Zilog上班,下午5点离开,然后前往ESL上班,直到在那里工作到晚上10点或11点。就这样,我每天重复同样的过程,每周重复6天或7天这样的工作。

与此同时,在回到ESL后,公司想要延长我的顾问合同,并极力希望我能回去。有客户曾偶然问我,是否有兴趣与他们谈谈新工作的事情。生活多么美好,但这一切突然发生了变化。

我在哪里

硅谷教父如何应对职业倦怠

那是一个周五,我正在销售部开会。有人提及到我,称我将有大量课程要教授,并警告我:记住,魔鬼就在细节中。大量课程与魔鬼等词汇始终在我脑海中盘旋。但我立即反应过来:那很不错,我会处理好,只要魔鬼不是坐着SS-18向我飞来。会议室中的每个人都知道,北约给前苏联的SS-18导弹取绰号为撒旦,我认为,这是一个机智的反驳,并期望至少博得大家一笑。

但我不理解为什么人们都盯着我看,好像我正在讲方言。他们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很不舒服,销售副总裁也给了我一个意味深长的表情,随后开始继续开会。销售副总裁?等等,那我是谁?

我环顾整个会议室,看见ESL M-4的工程师,但他们是完全不同的人。这些人是谁?此时此刻我感到困惑,然后立刻陷入长时间的恐慌,试图找出自己到底是谁。我并未在ESL公司,我在Zilog。当我意识到自己在说什么后,我又陷入更长时间的恐慌,就好像事情变得非常糟糕之极。

当离开会议室时,我意识到,自己甚至不记得何时离开的ESL,或者我如何来到Zilog。我身上肯定发生了什么古怪的事情。当我坐在办公室中看起来好像不知所措时,销售副总裁进来对我说:你看起来有点儿倦怠,过个轻松点儿的周末吧!倦怠?那是怎么回事?自从我18岁以来,我就以这样的节奏工作。

工作倦怠

我感觉很累,似乎已经精疲力尽。我开始怀疑自己做任何事的能力。除了去帕洛阿尔托看看室友,我几乎没有任何社交生活。我感觉与工作的距离越来越远,情感已经枯竭。回头数数,我已经连续8年时间,每周几乎要不停工作70到80小时。我回到家,晚上7点即睡下,直到第二天下午才醒来。

恢复

那个周末,我离开了硅谷,沿着海岸从旧金山开车驶往蒙特雷。沿着旧金山湾的硅谷里塞满了数百万人,很难想像20多公里外的加州海岸却依然还是一幅乡村景象。波澜壮阔的太平洋在我右手边,高耸的圣克鲁兹山在我左侧,一号高速公路横穿过一望无际的麦田(微博)。

从半月湾到圣克鲁兹之间70多公里长的双行车道公路上,没有一个红灯。看着田野中的绿色和黄色,我意识到自己的生活中缺少同样的颜色。除了工作,我没有其他业余生活。我很满意自己的此次反思,但随即这种纯粹的喜悦迅速消退。

这条路走完时,我意识到,没人在乎我。甚至没有人对我说过:你已经达到极限,现在应该减少工作,去享受人生。我突然意识到,只有我能对自己的快乐和健康负责,这令我感到震惊。我错过了什么?

这两天的旅程结束后,我意识到:

1.这是我自从搬到加州3年以来,第一次享受完整的周末。

2.通过努力工作,我取得了很多成就。但是我得到积极反馈后,只是鼓励我更努力去工作。

3.我需要去学习如何没有负罪感地放松。

4.我需要工作以外的生活。

5.最重要的是,我需要选择一份工作,而非身兼二职。我必须要做出一个选择:回到ESL努力为客户服务还是留在Zilog?

汲取教训

1.没人会告诉你少工作几个小时。

2.你需要对自己的健康与快乐负责。

3.工作倦怠已经偷偷盯上了你。

4.工作倦怠是一种自我诱导,实际上是你自己创造了它。

5.你需要恢复意识,了解都发生了什么。

6.制定改变你当前状态的计划。

7.为自己的下一个职务准备更多选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