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i!下午好!欢迎访问互联网
当前位置:主页 > 人物

王建宙非常非常羡慕BAT的市值

时间:2018-11-24 17:38:54| 来源:| 编辑:笔名| 点击:0次

王建宙:非常非常羡慕BAT的市值

由《英才》杂志、新浪、北京青年报共同主办2014(第十四届)中国年度管理大会于11月28日在北京举办。上图为中国上市公司协会会长王建宙。 (图片来源:新浪财经)

新浪财经讯 由《英才》杂志、新浪、北京青年报共同主办2014(第十四届)中国年度管理大会于11月28日在北京举办。中国上市公司协会会长王建宙在发言时表示,任何技术的运用都是需要基础的。就像电信行业一样,它提供了最基础的业务。就像当初去好多人去淘金一样,大部分人都失败了,少数人是成功的,但是这个卖淘金工具的人,总是赢的,所以我觉得做工具的人是永远被需要的。

演讲实录:

主持人:我想请教王总,您怎么看待现在快和慢的问题,现在的移动互联公司每年以50%的速度增长,而我们的三大运营商每年的增长速度却降到了百分之十几,您怎么看待这种不同?

王建宙:刚才你说BAT占了整个所有的上市公司的市值的很大的比重,对我来说,无论是作为多年的一个上市公司的董事长,还是现在上市公司协会的会长,关于公司的市值我都是非常关注和敏感的,如果您要让我用个词儿来说形容下我的感觉,我要说的是羡慕,非常非常地羡慕,一个这么年轻的公司有那么高的市值。

我记得2010年移动互联的大发展刚刚开始的时候,有一个很著名的电信分析师写了一篇报告,讲述了移动互联给大家带来的机会和挑战,他说了一句话,就是说移动互联为电信运营商和技术公司都带来了很大的机会,但是在这场竞争当中,技术公司会明显占有优势,他所说的技术公司就是指的互联公司或者生产IT设备的这些新的科技公司。

从2010年到现在,无论是中国的三家运营商,还是全球的公司像ATT、沃达丰这些大的运营商,股价没什么大的变化、市值没什么大的变化,只要不掉下去就已经很安慰了,但是像百度、像阿里巴巴是新上市的,像腾讯包括新浪等等,他们的市值翻了几番。所以第一个是我非常地羡慕。

第二个是,人家说羡慕嫉妒恨,但是我虽然羡慕但不嫉妒也不恨,真的想向他们学习。我举了一个很简单的例子,滴滴打车和快的打车。电信运营商是在十年前就想做一个移动支付的事情,那时候还没有公交一卡通。在过去的十年当中我们不断地努力,就希望把变成信用卡、变成公交的一卡通。但是努力了那么多年,在技术上做了很多的研讨

王建宙非常非常羡慕BAT的市值

,用户数量却比较少。但是没想到2013年滴滴打车和快的打车,一下子把移动支付给普及了,用户总数迅速超过1亿,它不是简单地把当信用卡来用,而是把移动互联的各种技术,包括位置服务、移动支付、电子商务等都结合在一起来用,这是一种真正的创新。所以我觉得必须向他们学习,这是我说的第二点。

第三点是,我最近参加所有的会人家都问我,有了语音了,对运营商的短信和等业务会不会产生替代,有人会问,你们未来如何生存。我觉得刚才那个短片回答得非常好,其实竞争是有的、替代是有的,但是这种替代并非是毁灭性的颠覆性的替代。在互联给电信运营商带来了大量的短信和语音替代的同时,也带来了更多的数据的流量,而这个数据流量正是运营商今后发展最重要的利器,同时电信运营商自己也会推出类似的VOIP之类的服务。

主持人:如何看待眼前的利益和长远利益的平衡问题?比如,大家都去看最眼前的利益的话,基础建设谁来做?

王建宙:任何技术的运用都是需要基础的。就像电信行业一样,它提供了最基础的业务。就像当初去好多人去淘金一样,大部分人都失败了,少数人是成功的,但是这个卖淘金工具的人,总是赢的,所以我觉得做工具的人是永远被需要的。

主持人:在这个新工业文明的过程当中,我们现在真正应该关注的是什么?我们的重点是放在技术上面还是管理机制上面?在现在,我们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?

王建宙:说新工业文明也好,说第三次工业革命也好,或者说工业化和信息化的融合也好,我们说这个话题的时候,肯定会带来很多的东西,技术不是本质的,我们需要从政策去保证,我们需要其他各个方面的配合,这些都很重要。那么我觉得其实更看重的还是更加根本的变化,就是我们思维方法的变化,我们观察问题方法的变化,才是变化的本质。

我觉得新常态下那句话挺好,过去是要素和投资驱动,今后是创新驱动,所以我是选择创新这个词儿,应该和变化还是比较相通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