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i!下午好!欢迎访问互联网
当前位置:主页 > 人物

陈一舟2006年千橡规模至少要膨胀一倍

时间:2018-09-30 19:53:07| 来源:| 编辑:笔名| 点击:0次

陈一舟:2006年千橡规模至少要膨胀一倍

“至少现在的千橡,已经比部分纳斯达克中国概念股还要大。”陈一舟说千橡集团并不缺钱,倘若找到最佳的上市时机,那它绝对会是个难得一见的大家伙

□本报 刘洋

“千橡的规模已经很大了,我们接收投资只是为了准备下一轮的收购。”陈一舟拎了一罐ND和一罐红牛饮料,兴致勃勃地走进北京朝外总部的一间小会议室。

陈一舟是千橡互动集团的董事长、首席执行官。他掌管着中国最有人气的互联社区集群,这其中自然包括猫扑。

二次创业

2004年3月,陈一舟通过股权置换的方式,从个人手中购下当时的猫扑。2年后的今天,猫扑络流量排名从全球的3000位开外,提升至目前的30位,成为当下最火爆的互联社区之一。

买下猫扑的原因很简单,因为陈一舟本身就是一位猫扑迷。他很喜欢猫扑既嬉笑怒骂,又能发人深省的定位,“既然我做不出来,就买下它”。陈一舟指着电脑,向“炫耀”他的第9级别猫扑帐号和8、9位数字的mp.“mp”是猫扑上通行的一种社区货币,猫扑用户可以用人民币来直接买卖。

“2006年千橡的规模至少还要膨胀一倍。”在过去的几个月中,千橡互动集团员工数量也翻了一倍。不久前,陈一舟的公司获得了包括GA、DCM、TVC、Accel Partner以及联想投资等在内的4800万美元风险投资。这也让他把更多的时间用在公司的管理上,而不能像以往那样痛快地泡在猫扑上。

商业模式

有人把获得4800万美元风险投资视作千橡上市前的一个信号,但是陈一舟并不觉得它们两者之间存在着什么必然联系。“事实上现在的千橡不缺少任何上市条件。如果我是第一次创业的话,我会希望能够早点上完市。”陈一舟是为数不多经历过两次互联泡沫的人。第二次创业,他给了千橡集团和互联社区一个尽可能远的考虑。

陈一舟有着独立创业的情怀,即使有高薪伺候也不去给别人打工。他说这要感谢自己就读过的斯坦福商学院,那是一个很有创业感染力的地方。当今国际众多叱咤风云的大公司,从HP到Sun、Cisco,再到Yahoo、Excite和eBay,都是斯坦福的学生创办的。

“那时候互联的生意无非就是两个,一个是广告,一个是社区收费。而我喜欢社区这个方向,至今仍坚持了当时的思路。”回忆起当年创业时的情景,陈一舟不禁叹了一口气。

1998年年底,陈一舟牵头搞起“斯坦福中国互联讨论会”。每隔两三个星期,斯坦福的中国留学生就聚在一起七嘴八舌地聊互联。在讨论过程中,陈一舟与两位斯坦福校友周云帆和杨宁,逐渐形成了一个创业部落,他们最终选择做互联虚拟社区。

在上世纪,Sandhill街(沙山路)的投资家们开创了风险投资行业,那里几乎集中了世界上所有的风险投资公司。1999年新年刚过,陈一舟便拿着三个人一起做出来的商业计划书,开车在硅谷一家一家地敲门找投资商。不久之后,陈一舟获得了自己第一笔200多万美金的投资,并在5月回国开始了自己的第一次创业,这就是后来的Chinaren社区。

2000年,陈一舟将Chinaren卖给搜狐张朝阳,他个人获得44万股搜狐股票。当时搜狐每股股票价值仅仅为1美元出头。陈一舟认为搜狐的价值被远远低估,并未匆忙出手。2003年7月,搜狐的股价达到历史最高的39.74美元/股。凭借着Chinaren和44万股搜狐股票,一买一卖间,陈一舟完成了资本的原始积累。

持续收购

在买卖东西的问题上,陈一舟一直玩得很转。尚在斯坦福商学院读书时,陈一舟就曾以6000美元的价格,将自己的汽车卖给师弟刘健。在随后的半年里,刘健后悔至极:维修那辆汽车的费用很快就超过了6000美元。吃了亏的刘健,目前是千橡集团的首席策略官。

千橡集团是陈一舟的第二次创业。这轮创业,陈一舟不会再轻易卖出。“我们做社区很有影响力,风险投资对我们的要求就是长期投资

陈一舟2006年千橡规模至少要膨胀一倍

,没有固定的模式、没有任何的限制。”公司同风险投资商之间,保持着彼此信任和依赖,甚至有两家风险投资商就是他的斯坦福校友。这使得陈一舟可以放下心来,考虑未来几年甚至十几年后的事情。

DCM是本次共同投资千橡集团的5家风险投资商之一。在2005年上海的一次游艇晚宴上,DCM创始人兼主管合伙人赵克仁初次遇到陈一舟。在那次简短的闲聊之后,确定了投资千橡集团的计划——这是DCM进入中国以来最大的一单投资。在未来几年,DCM将至少再投资40亿元人民币,用于中国的高成长项目。

GA是另一家国际著名的风险投资商,掌控上百亿美元的资金。几个星期前,GA美国西海岸的负责人跑到北京,在千橡集团朝外的总部一坐就是一周,并最终签下一份近3000万美元的合同。GA的传统是每年在全球只投10个单子。

4800万美元不是一个小数目。《财经时报》问陈一舟,在他心目中,现在的千橡集团值几亿美元,还是十几亿美元,陈一舟未置可否。“至少现在的千橡已经比部分纳斯达克中国概念股还要大。”陈一舟说千橡集团并不缺钱,倘若找到最佳的上市时机,那它绝对会是个难得一见的大家伙。

陈一舟十分熟悉美国的互联经济状况。他从中美两国互联广告总额对比,以及互联广告同GDP之间的关系推算得知,未来几年中国互联公司成长速度将保持在30—40倍以上。

陈一舟说,他在未来1年的时间中,将继续发掘和并购高成长性的互联公司,特别是存在互联技术优势的公司。 “我们收购的公司不要太大,它一定要有独特的产品和好的团队。”越来越多的互联公司将和这位创业狂人扯上关系。